香烟批发

自做的纸笸箩里满盛金黄色的烟丝,传出沁人的

  
 
 
         儿时时我的爸爸妈妈在这里。 跟姥姥在一起,看她喝酒,白釉的锥形的小酒壶,带著小锥体的口,纯粮酒倒入,也要放进半倒满热水的搪瓷缸子里烫,酒味便上去,那酒壶上一枝绿叶子红樱桃好像也烫活了,发了光,姥姥才用嶙峋的手持起白壶,倒在一样白釉的小反边一口盅内。姥姥一盅酒要喝三口,每一口常有“滋”的一声,看起来尽情,菜不在乎,还记得她最喜欢的酒肴是卤猪头肉。 
 
   姥姥是豪放的女人,据他说自身十八岁便凭一把剪子一把锥子打拼青岛港,做了半生裁缝师,如今眼晕了,细细长长稀少的眼睫毛掩着浑浊的眼珠,酒入腹目光也荧荧,闪出天真烂漫的光。 姥姥会留意到我仰着脸看的黑乎乎的双眼,用一根木筷蘸酒放入我口中,辣!别让让你了解呵,她嘱咐我,父母远不在著名的地区,我就不害怕!跟姥姥在一起的衣食住行并不是枯燥。  
 
 
   姥姥住的房屋是祖父交给她的企业一套房,前后左右十几座二层楼组成一片宿舍区,家家户户都了解常有起源,令我认为哪个时期是个盆友遍天地的时期,哪个时期事无不能对人言。因而姥姥心胸开阔不在隔阂。有时走出去一玩就忘记了時间,天黑了还没有回家了,就会听见姥姥在生活阳台上喊我,响亮的声线传遍整楼,谁见到我还要说,你姥姥叫你回家吃饭呢!我便噌噌跑回家了去。六点半,说书時间来到,刘兰芳的《杨家将》或《岳飞传》,我还听得津津乐道,英雄人物挎枪骑着马拼杀半小时,我和奶奶的晚餐也吃了了。    
 
 
   餐后还见到她抽烟,自做的纸笸箩里满盛金黄色的烟丝,传出沁人的醇香,从一沓裁成小长方形条的卷烟纸里抽出来一张,捏两撮烟丝放入,弹匀,从右往左边卷出来,卷起來,揪起一个尖,抿住,最上部的纸角沾点唾沫,沾好,烟就卷好啦,浪费带尖儿的小长锥型,一肚子圆润的金丝。我奇怪地看,奇怪地卷,却不得要领,终究烟是烟纸是纸,姥姥在一旁咪咪笑。有时深夜姥姥会起來抽烟,我说姥姥需不需要抽烟呀,姥姥傻笑说睡不着觉啊,你快睡吧,我认为烟雾中的姥姥很神密,觉得觉得就睡觉了,做一些烟雾飘渺的梦,大部分是父母回家了来,并且带来我许多连环画。那时候还没有懂得拒抽二手烟,嘿嘿,那时候也不清楚为何会睡不着。
 
 
        很异常啊,提到儿时竟然想到烟酒。24岁之前,我抽烟又饮酒,最光辉的一次斗酒,是和人们那180斤流量如牛的分队长,每个人下了一斤琅琊台,竟然未分输赢,又干上半瓶竹叶青,他才理性全失地在地面学起引体向上,我则大喜过望的一头倒地。烟瘾较大的那时候是在南京,满北京市难买大将烟,之后总算托盆友捎来,我拿回烟,先好好地冲个凉,心态极其虔敬,躺在被子里,如狼如虎抽了10支,才穿透气,已过瘾。如今想起來大部分由于思念家乡。24岁之后戒烟戒酒,出嫁。哎哟,早已并不是儿时的事了。全因提到儿时,悠久的有关烟酒的追忆带著味道而成,不愿了,唯再此遥忆我八十三高齡而仍然条理清晰调皮如小孩子的姥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