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烟批发

分到我香烟抽的弟兄’我也想起了你

- 编辑:admin -

分到我香烟抽的弟兄’我也想起了你



来自香烟批发网介绍:
 
 
       今日,忽然收到一位同学的电話,她说他刚刚在听音乐,听见一首《睡在我下铺的弟兄》,就想到了我。我讲,我又沒有睡在你下铺。她说:“听见那句‘分到我烟抽的弟兄’我也想起了你。”我已经打动着,他又对我们说:“好啦,我的微信快没有钱,手机话费很少了,就是这样了。”随后就匆匆忙忙地挂掉。  那位弟兄(大家都叫他阿迈),简直趣味,通电话来就是说以便说这一。嘿嘿……“分到我烟抽的弟兄,分给我快乐的往日。”之前就是我分到他烟抽的那时候多一些,但究竟是谁给谁的开心更多一些呢?这一难题就没办法寻找参考答案了。  大学四年,我一共住过四个寝室,从一开始的8人一间,到之后的4人一间,我与阿迈一起住了四年。一起抽了四年的烟。
 
    有时,以便不危害室友,人们两人来到生活阳台去吸烟。或许说些哪些,或许不用说哪些,只看那烟蒂忽闪,一缕缕白烟随风飘扬散,飘向天的那一边……  有一次,阿迈对我们说:“你了解本公司是哪些的盆友吗?”“哪些的?室友?烟友?朋友?”我觉得了一下,沒有怎么说话。阿迈说:“本公司是那类入心入肺的盆友。”“哪些,入心入肺的?”我说。“对啊,难道说我们一起谈话内容并不是于心,一起吸烟并不是入肺吗?”“啊!”我那时候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打动。对啊,入心入肺的盆友。入肺的盆友,小有于心的;于心的盆友,又不一定入肺。真的找个入心入肺的盆友,确实也不易啊。  “毕业了不知道也有沒有陪你走一起吸烟。”想不到,我的这话居然灵验了。我所属的企业居然只能几个年龄很大的朋友吸烟,常常在一起的年轻朋友竟沒有一个吸烟的。我的办公环境都是不可以吸烟的,因为我只有在下班了,在寝室里一个人静静地吸上两口,再沒有之前的爽快了。
 
 
   由于如今寝室的屋子小,怕空气的污染,我一般全是在生活阳台上抽。想到之前,周六、日有时候起得晚,我与阿迈醒后还不想起床,便在床上,先抽根早烟再聊。我与阿迈都睡下铺,两张床是靠在一起的,我的脚冲着他的脚。我们俩倚在枕芯上,半平躺着,懒洋洋地酒足饭饱,直至一根烟终结,才出来洗手台。那样的时日是不容易拥有,如今人们都会为衣食住行奔波,哪儿也有赖床上吸烟的闲情雅致呢?
 
   如今住的是單人寝室,自然环境比之前上学时的团体寝室是好些一些。但夜深人静,有时候免不了觉得一些孤独寂寞,想到之前的卧谈会、宴会,禁不住一些怅然。最忘不掉的是睡在我对门的弟兄阿迈。如今,我连入睡前听手机耳机,都是一个人听了,没人与我一起听,没人强烈推荐想听某某某综艺节目,没人与我讨论综艺节目的內容了。“睡在我下铺的弟兄,睡在我寂寞的追忆。”睡在我对门的弟兄,是否也会变成我寂寞的追忆?



香烟批发网:感谢阅读